• 首頁 / 珠寶行業 / 珠寶評估

    中國全面禁止象牙貿易 猛犸象牙登場

    時間:2018-04-03 13:55:07 來源:《財經》雜志
    0

    中國全面禁止象牙貿易后,早已滅絕的猛犸承擔起了拯救非洲象和中國牙雕行業的雙重重任。

    (當地時間2017年8月3日,美國紐約,紐約州環境保護署官員將在紐約中央公園銷毀近2噸非法象牙制品,價值超過800萬美元。圖/視覺中國)

    離2018年的新年鐘聲敲響還有幾個小時,上海律師孫云康想起自己上次看中的一枚牙雕印章還沒有買。他急匆匆地趕到文玩店,卻發現門口的“象牙制品銷售許可證”已經不見了。店員告訴他,有關方面前一天下了緊急指令,所有象牙制品均已封存上交。“按照國家法令,12月31日是最后截止日,怎么30日就上交了?這也太不嚴肅了吧!”這位從業20多年的法律工作者頗為郁悶。

    孫云康再也沒機會買到那枚印章了。他說的國家法令,指的是國務院辦公廳于2016年底發布的《關于有序停止商業性加工銷售象牙及制品活動的通知》。通知中,中國宣布將在一年內全面禁止象牙的商業性加工和銷售,并設置了具體的時間表:2017年3月31日前關閉第一批67家象牙加工和銷售場所;2017年12月31日前關閉其余的105家象牙加工和銷售場所;2018年起,國內所有的商業性象牙貿易全部非法化。

    近些年來,非洲偷獵大象的犯罪活動愈演愈烈,大象這個物種的生存受到了嚴重的威脅。偷獵者看中的是象牙,而這些盜獵的象牙中有很大一部分都流入了中國。與此同時,社會公眾對停止象牙貿易的呼聲也逐漸高漲。姚明等明星大使做的公益廣告隨處可見,“沒有買賣就沒有殺戮”的口號更是深入人心。

    正是在國際社會的不斷呼吁,以及公民生態保護意識不斷提高的背景下,中國政府下決心全面禁止象牙貿易。國際社會為此盛贊,稱這是一個“改變格局的決定”。

    然而,牙雕在中國具有數千年的歷史,其工藝被國家列為“非物質文化遺產”。如果失去原料來源,這個行業必然會遭到毀滅性的打擊。同時,牙雕制品作為文玩的一種,市場需求又是客觀存在的。合法渠道斷絕后,非法貿易仍然可能繼續存在,并繼續威脅大象的生存。

    在這種情況下,一種早已滅絕的動物從西伯利亞的凍土中重見天日。它們貢獻出自己的長牙,繼續滿足人類對象牙制品的渴求。它們要拯救的不僅是自己的非洲“親戚”,也包括牙雕行業和眾多從業者。然而,對于它們是否能完成這些使命,各方還存在著很多爭議。

    這種動物,就是猛犸。

    猛犸重見天日

    北京十里河文玩市場的院子里,一個不起眼的小門臉前打著“猛犸象牙”的廣告牌。這家名為“和順齋”的店鋪老板姓張(接受本文采訪的牙雕業人士均不愿透露真實姓名),年齡不算大,但可能是在文玩行業干久了的原因,他說話慢條斯理,還不時地把玩著手里的功夫茶具。小小的店里擺著各種各樣的牙雕制品,大到整對的擺件,小到手串、牌子、刀柄。店里沒有什么顧客。“正常,我都是走批發。”他說。

    (北京和順齋店中陳列的猛犸象牙擺件。圖/余樂)

    “我從一開始就是做猛犸象牙的,因為我覺得非洲象牙早晚有一天會被禁止。”張老板說,他進入這個行業已經有五個年頭。“而且猛犸象牙是不可再生資源,價值應該會高一些吧。”

    猛犸又稱長毛象,曾經廣泛地分布于歐亞大陸和北美洲,大約在1萬年前滅絕。這些遠古巨獸的遺體大量地埋葬于地下,其中又以保存在西伯利亞永久凍土層中的數量最多,象牙品質也最好。業內把這些象牙稱為“冰料”,其他地區出產的象牙則稱為“土料”。后者缺乏凍土層的保護,大多出現腐爛、折損等問題,價格與“冰料”相差懸殊,市場需求也有限。據業內人士介紹,“土料”往往每公斤500元都無人問津,而“冰料”可以賣到每公斤8000元到1萬元。

    這樣,盛產優質“冰料”的西伯利亞就成了全世界猛犸象牙的主要產地。猛犸象牙和披毛犀牛角(因可以入藥而大量銷往東亞國家。披毛犀也在約1萬年前滅絕)一起、成了西伯利亞出口創匯的重要“戰略資源”。

    在中國,隨著國家全面禁止象牙貿易的預期不斷增強,大批象牙加工廠和經銷商在近幾年改用猛犸象牙作為原料,使俄羅斯向中國出口的猛犸象牙數量猛增。中國海關信息顯示,中國2010年進口的“獸牙”類商品為36.8噸,而到了2017年,這個數字已達91.4噸。其中,由俄羅斯進口的獸牙達到89.7噸,占進口總量的98%,也超過了俄羅斯出口總量的90%。

    在需求上漲的刺激下,大批西伯利亞人加入了“采礦”大軍。一根象牙就能賣到數萬美元,許多人依此走上了發家致富的道路。根據西方媒體的報道,即使是在西伯利亞最窮的地區,都有人靠挖“猛犸礦”掙出了上百萬美元的身家。當然,也有很多人忙活一個夏天卻什么都挖不到。

    隨著“開采”力度的加大,那些裸露在外或者埋藏較淺的猛犸越來越少。尋找猛犸的難度不斷增加,挖掘的手段也隨之升級。一家歐洲媒體發表的一組圖片報道顯示,“挖礦人”先用水泵從河邊抽水,再用消防水槍沖刷地面以尋找猛犸。還有人用高壓水或其他挖掘設備在地下的永久凍土層中挖出大洞,有的洞深達60多米。

    由于氣候的原因,挖掘工作全都在夏天進行,但那個時候地面泥濘難行,于是他們就把挖出的象牙就近儲存,待到冬天再用車運到世界猛犸象牙的貿易中心——薩哈共和國首府雅庫茨克,等待買家的光顧。這些買家大多是俄羅斯本地的中間商,他們負責把象牙倒賣到世界各地。在暴利的誘惑下,為爭奪原料和渠道而爆發的沖突乃至幫派火并都時有發生。

    因為并不涉及“殺戮”,猛犸象牙及其制品的貿易在世界上絕大多數國家都是合法的。但為了逃避關稅,走私猛犸象牙的仍大有人在。俄羅斯政府的資料顯示,該國每年出產的猛犸象牙約有三分之一是以非法形式出境的。近年來,中俄兩國都有查獲大批走私猛犸象牙的記錄。根據俄羅斯塔斯社的報道,薩哈共和國議會2017年12月剛剛制定了一份“合理使用猛犸資源”的法律草案,還考慮和中國合資成立一家象牙企業,建立一個負責收集、加工和出口猛犸象牙的單一運營機構。

    在中國,大部分猛犸象牙都通過黑龍江的陸路口岸入境,各個象牙加工廠也大多是從那里進料,只有少數人有途徑接觸到雅庫茨克的貨源。

    珠海“木子猛犸”的小陳對《財經》記者說,好料往往在俄羅斯就被瓜分完了,運到國內的料品質都比較差,所以他們每年夏天都會派人直接到雅庫茨克去采購,而像他們一樣有能力去俄羅斯進料的廠子也就幾家。“國內大部分人都沒有進出口手續,”他說,“我們辦得早,還容易一些,去年有個廠子花了300萬元都沒辦下來。”

    但是,對于采購的具體情況,他卻諱莫如深。“我只是負責銷售,不參與進料,”他說“這是商業機密”。

    深圳人老羅專門從事中俄貿易,“沒事也弄一點”猛犸象牙,但他也不直接參與進口。他意味深長地說,這個環節“黑白相間”。

    猛犸象拯救非洲象?

    根據“拯救大象組織”(SavetheElephants)公布的數據,中國市場上的非洲象牙價格在過去三年間從每公斤2100美元降到了730美元,下跌了近七成。對于這個數字,各方可以做出不同的解讀。有人認為,這說明隨著環保意識的提高,人們不再像以前那樣熱衷于象牙制品;也有人認為是商人對政府頒布象牙貿易禁令有預期,擔心將來無法出手;一些牙雕業內人士則認為,市場上對象牙制品的需求還在上升,而非洲象牙的價格下跌正說明猛犸象牙已經起到了替代作用。

    中國全面禁止象牙貿易的決定得到了國際社會和諸多環保組織的一致稱贊,認為這將大為減少國際市場對象牙的需求,從而抑制瘋狂的盜獵行動。但是,牙雕行業內的人卻持有不同的看法。

    “以前我們的競爭對手也不是合法的非洲牙,合法的非洲牙多貴啊,”珠海“木子猛犸”的小陳對《財經》記者說,“所以現在禁止也只是禁止合法的,黑市的本來就是非法的,禁令對他們沒影響。”

    和順齋的張老板也說:“其實國家禁不禁止,對非洲象牙的影響不大。以前的交易也基本都是地下的,合法、有‘照’的,在市場上也就占到10%,所以沒有太大的區別。”

    使用猛犸象牙是否有助于減少對非洲大象的殺戮?各方看法相差依然很大。國際各大環保組織迄今為止無一對猛犸象牙的使用做出過正面評價。有些組織還認為,合法的猛犸象牙會為非法的非洲象牙貿易打掩護,因此反而會助長殺戮和走私。

    國際野生物貿易研究組織(TRAFFIC)高級宣傳官員李曉嘉對《財經》記者表示,該組織在過去的調查走訪中確實發現過在個別銷售猛犸象牙的店面中出現交易非洲象牙的情況。該組織2017年走訪第一批關停的象牙加工和銷售場所時發現,北京的一個原象牙銷售店雖已轉為猛犸牙專賣店,但當詢問是否有象牙出售時,老板卻從桌下拿出了象牙以及收藏證,以證明真偽。

    對業內人士提出的“替代作用”,李曉嘉并不認可。“目前沒有證據表明猛犸象牙的貿易有助于減少非洲象牙的走私。”她還表示,開采猛犸象牙的活動會造成環境破壞,產生不可持續的影響。

    猛犸象牙的經銷者們也有自己的看法。“這兩個東西都不是來源于一個渠道的,在國檢(國家珠寶玉石檢驗中心)都不屬于一個類目,怎么能互相打掩護呢?”和順齋的張老板說,“我覺得這么說的人根本不了解這兩種東西。”

    老羅認為,猛犸象牙和非洲象牙的光澤度、紋路等都有明顯區別,經驗多的人一眼就能看出來,而環保主義者往往并不了解。他甚至經常會在微博上編造一些存在明顯謬誤的“釣魚貼”,以吸引環保主義者上鉤,以此取樂。

    有一次,老羅發過一條“俄羅斯雅庫茨克警方抓獲兩名殺害猛犸象的中國商人”的假新聞,然后就有人回復說:“中國人就是這么殘忍!為啥非要用象牙的?還去國外非法捕殺?”還有一次,他主動給一個環保組織發私信,舉報“獵殺猛犸象”的行為,對方就真的問他:“能提供詳細情況嗎?”

    猛犸象牙拯救牙雕業?

    如果沒有猛犸,牙雕這門生存了數千年的傳統工藝可能會比非洲象更早“滅絕”,所有從業人員,包括國家認定的“非遺大師”們,也都將被迫另謀生路。其中很多人干了幾十年牙雕,并沒有其他技能,轉行并不容易。

    珠海“木子猛犸”的小陳說,他是從2009年開始做猛犸象牙制品的,當時做這門生意的人還不多,但是最近幾年,原來做非洲象牙的人陸續都改做了猛犸,市場競爭非常激烈。“珠?,F在有幾萬人在做,福建也有幾萬人,”他說,“總的市場應該大了吧,但是做的人多了,分到每一家就沒多少了。”

    國內的牙雕業集中在北京、廣東、福建三地,各地還有不同的流派。北京的宮廷風格比較重,福建融合了木雕技巧,線條柔和,而廣東則以鏤雕、透雕等技巧出名。

    猛犸象牙的制品既有整根、整對雕刻的擺件,也有佛珠、手串、牌子、手把件等小件,雕刻內容以佛祖、菩薩等佛教題材為主。小件大多幾十元到幾百元,但大件的價格可以非常驚人。小陳說,他賣過最貴的一對擺件售價是1500萬元,中間是佛祖,周圍雕了五百羅漢,用了兩年半時間才雕完。不過,這種大單現在越來越少了。

    “以前都是買大擺件送禮的,現在這種人少了,客戶買的都是小件,不夠給師傅發工資的。”他說,牙雕的手藝入門容易,但精進很難,牙雕師傅通常要20年到30年才能獨當一面。從非洲象牙改成猛犸象牙之后,又有一批師傅覺得無法適應而轉行了?,F在留下來的老師傅月薪要達到8萬-10萬元才能留得住,否則就會被競爭對手挖走。小陳說,他從2015年開始一直在虧錢。

    猛犸象牙能否完全代替非洲象牙,對這個行業的未來至關重要,而在這個問題上,樂觀者和悲觀者都不乏其人。俄羅斯猛犸象牙的“儲量”極其豐厚,供應上不會有什么問題,但是消費者是否接受,就是另外一個問題了?!敦斀洝酚浾卟稍L的業內人士都提到,不少客戶都認為猛犸象牙比不上非洲象牙,一些雕刻師傅也認為猛犸象牙材質太硬,不如非洲象牙好雕。但是隨著時間的發展,有些人的觀念也在轉變。

    珠海的小陳碰到過不少只認非洲象牙的顧客,一聽說是猛犸象牙,掉頭就走。也碰到過以前沒買過非洲象牙,現在來買猛犸象牙的,說是信佛,不殺生。“這樣的人比較少,也就遇到過幾個。”他說。

    孫云康律師曾經代理過有關犀牛角交易的官司,自己也是文玩愛好者。他依然認為猛犸象牙的質地和美感無法與非洲象牙相比。但是,他也承認,使用猛犸象牙或許是讓牙雕工藝維持下去的唯一途徑。“盡管可能不像原來的象牙那樣完美,但是既然國家下了命令,那也是沒有辦法的。”他說。

    不過,他也覺得,即便將來市場萎縮,國家也不會看著這門“非物質文化遺產”就此失傳。“牙雕有些都成為文物了,文物就涉及到修復的問題,所以肯定要有人懂這個工藝,要傳承下去。”

    來源:http://www.jewellery.org.cn/news_nr.aspx?ContentID=15826&ClassID=92&CID=4&Maticsoft=306&Ms=92

     

     

    Copyright @ 2006-2020 , All Rights Reserved

    電信與信息服務業務經營許可證 京ICP備13027169號-3

    國家珠寶玉石首飾檢驗集團有限公司

    中國珠寶玉石首飾行業協會

    國家珠寶玉石首飾檢驗集團有限公司 中國珠寶行業網 版權所有

    服務電話:010-5827 6201 / 6202

    服務地址:北京市北三環東路36號環球貿易中心C座21-22層

    丰满少妇高潮惨叫无码,扒开粉嫩的小缝在线视频,古代双性啊…嗯啊好深bl